历史才是最虐的……Q口Q

"1786年8月17日凌晨,当这位77岁的老人患水肿和肺炎死在他的骑兵侍从胳臂上时,普鲁士社会反而表现出送了一口气的情绪。当时在柏林的法国政治家米拉波写道:“一切都是阴暗的,但没有人悲伤;一切都是忙碌的,但没有人哀哭。”这就说明了一切。
"
…………cry


我不甘心……friz
老爹我才不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相信我!…………松口气什么的……我也是身不由己……pu


——>脑内补偿版(抹去鼻涕眼泪恨恨提笔)

…………废死了不要看wulian
1786年8月17日凌晨,这位77岁的老人安详的在他为止奋斗一生的“人”怀中永远闭上了眼睛。基尔伯特收紧了怀抱,感受着怀中逐渐消失的温度,良久未动。没有眼泪。
那些天柏林的天空很阴沉——至少在基尔伯特眼中是这样。他神情漠然的跟着葬列,漠然的让新王吻他的手背,漠然的投身忙碌的工作。当那一位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基尔伯特心中的某个角落是松了一口气的,他终于能好好休息了,他想。但是他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再张狂的笑,也不明白这种心中空了一块的感觉是什么。
很久以后,基尔伯特领着一个梳背头的孩子在那块石碑前放上土豆。他是谁,孩子问。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老子最崇拜的人,基尔伯特不知道说这句话时自己脸上露出了什么表情会让那孩子带着奇异的断定的语气下结论,你……很悲伤。
错了,你要猜老子的心思还早了一百年呢哈哈。
不是悲伤,是丧失感——让眼泪也丧失的丧失感。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syuka

Author:syuka
syuka
syu——>二次元中毒。腐。再起不能。
近期:从aph爬回恋声圈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FC2计数器
APH友链